梦黄粱:“一梦中尽见荣枯,觉来时忽然省悟”

中国景点网 2019-06-12

唐代河南府有一人,姓吕名岩,字洞宾。吕洞宾自幼攻习儒业,如今饱读诗书,上朝进取功名。走到邯郸道黃化店时,饥渴难耐,于是进店吃点茶饭。见店中有一婆婆在烧火,吕洞宾忙拿出口袋里的黄粱,又给那婆婆二百文钱,央求快给做顿黄粱饭吃。吕洞宾对那婆婆说:“我急着赶路,你快些。”婆婆道:“客官你好性急,很快就好。”婆婆拿了黄粱去做饭。吕洞宾坐在店里等待饭熟,“原来神仙在这里。”

话落一道士走进店来,洞宾观看此人,只见其神采奕奕,有仙风道骨之气。洞宾说道:“先生好道貌也!”道士和气地询问:“敢问足下高姓?”洞宾道:“小生姓吕名岩,字洞宾。”道士又问:“你往哪里去?”洞宾答道:“上朝应举去。”道士哈哈一笑道:“你只顾那功名富贵,全不想生死事急,无常迅速。不如跟贫道出家去吧。”

洞宾生气道:“你这先生,敢是发疯了,我学成满腹文章,上朝求官应举去,可怎生跟你出家!你出家人有什么好处?”道士道:“出家人自有快活处,你怎知道?”道士神情自若地说了些许出家的好处。吕洞宾不屑地回道:“这先生开大言,似你出家的,有什么仙方妙诀,驱的什么神鬼?”道士答道:“我驱的是六丁六甲神,七星七曜君。食紫芝草千年寿,看碧桃花几度春。常则是醉醺醺,高谈阔论,来往尽是天上人。”

梦黄粱:“一梦中尽见荣枯,觉来时忽然省悟”

吕洞宾笑道:“我做了官,居兰堂,住画阁,也有受用处,你这出家人,无过草衣木食,干受辛苦,有什么受用快活处?”道士又说:“我那里地无尘,草长春,四时花发常娇嫩。更那翠屏般山色对柴门,雨滋棕叶润,露养药苗新。听野猿啼古树,看流水绕孤村。洞宾问道:“我学成文武双全,应过举,做官可待,富贵有期。你叫我出家去,怎知我做得神仙?”道士忙道:“你自不知,你不是个做官的,天生下这等道貌,是个神仙中人。常言道:一子悟道,九族升天。不要错过了啊。”

洞宾不以为然道:“俺为官的,身穿锦缎轻纱,口食香甜美味。你出家人草履麻绦,餐松啖柏,有什么好。”道土见说不动吕润宾,不禁叹道:“功名二字,如同那百尺高竿上调把戏一般儿。”

说话之间洞宾见婆婆还没把饭做好,不觉神思困倦,想趴在桌上打个盹,可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。吕洞宾梦中见婆婆还没做好饭,怕误了行程,便急忙骑驴上路了。洞宾以自己的文武双全,果然中了举,朝廷封他做了兵马大元帅。

梦黄粱:“一梦中尽见荣枯,觉来时忽然省悟”

朝廷有个高太尉,他的夫人死得早,身边只有一个女儿,叫翠娥。高太尉见吕洞宾好武艺,就招他做了女婿。一晃十七年过去了,吕洞宾和翠娥生了一儿一女。近日蔡州的吴元济反叛,很是猖獗。朝廷派吕洞宾领兵征讨。吕洞宾临行,岳父高太尉来送行。

高太尉道:“孩儿,你此一去,家里的妻儿有我照顾,不必担心。你与国家好生出力,千经万典,忠孝为先。你须恤军爱民,不义之财,不要贪图。岂不闻金玉满堂,未之能守。我这般说,怕你因执掌军权而重利轻义,失了道心,你一定要记住。”岳父说完与吕洞宾饮酒作别。吕洞宾遂率领部下向蔡州进军。

高太尉的女儿翠娥是一个不安分的女人,虽和昌洞宾做了十几年夫妻,生了一儿一女,但还是风流成性。如今。父亲在昌润宾出征不久后亡逝了,丈夫也不知何时出征回来,就和魏尚书的儿子魏舍勾搭在一块。一日,魏舍又来高太尉府上,见前后没人,叫了一声:“高大姐,开门来。”翠娥听到魏舍的叫声连忙摇曳生姿地来开门。两人忙进到房里,打开吊窗,尽情地吃酒调笑。吕洞宾走后,统领着三军,到达阵上,吴元济见不是吕的对手,于是拿出大量金银珠宝诱买吕洞宾。

吕洞宾见钱眼开,把岳父的叮咛早已抛到九霄云外。连忙卖了阵,带着珠宝,领军回府。吕洞宾正好这目回到家来,见家门口前后没一人,老院公也不见,夫人也不知在哪里。就去卧房寻找,刚到卧房门口听到说话声,吕洞宾停步侧耳倾听,只听一男子道:“若阵亡了吕洞宾,我就娶你。”

梦黄粱:“一梦中尽见荣枯,觉来时忽然省悟”

翠娥道:“他死了,我不嫁你嫁哪个?吕洞宾火冒三丈,踏门而入,见翠娥衣衫不整,神色慌张,怒叱道:“你这个淫妇,奸夫在哪里?”翠娥忙调整神色答道什么奸夫,就我一个人。”不想魏舍跳窗急走,帽子落在房里。洞宾拿起帽子再三逼问,翠娥死不承认,气得吕洞宾当场想杀这淫妇。正在这时,老院公赶来,见洞宾要杀翠娥,急忙制止。

老院公告诉吕洞宾高太尉半年前就亡故了,家里的事太尉嘱托给了他。如今见翠娥犯下这等错误,老院公一边自责,一边责怪翠娥,但还是请求洞宾饶恕翠娥。吕洞宾念在夫妻之情,看在两个孩子的吕洞宾回家不久,朝廷就知道了他卖阵的事,一道圣旨传来,发配吕洞宾分上,心一软饶了夫人。

到沙门岛去。吕洞宾此时悔恨万分,怪自己不听岳父的话,贪财断送了自己的前程。洞宾知道自己这一去生还渺茫,于是写了一纸休书,任妻子改嫁。翠娥对丈夫没有半丝怜悯,拿到休书,收拾好东西,丢下儿女,急忙嫁魏舍去了。吕洞宾被戴上沉重的枷锁,领着一双儿女押解上路。走到一处深山旷野中,押解的人见吕洞宾一家三口可怜至极,心有不忍,就放了他们。

天下起了茫茫大雪,爷仨在山谷中迷了路,饥寒交迫的他们,很快就晕倒了。醒来时看到一个樵夫,是樵夫救了他们爷仨的命,樵夫给他们指了一条生路,吕洞宾谢过樵夫,带着孩子又上路了。他们来到了一处山脚下,看到一座草庵,庵里住着一个老尼姑,尼姑认识吕洞宾,但不肯收留他们爷仨住宿。只因她有一个吃了酒就会杀人的儿子,吕洞宾再三请求,老尼姑才留下了他们。两个孩子正吃着东西的时候,一个凶神恶煞、满身酒气的壮士冲进庵里,看见两个孩子,二话不说就要将孩子摔死。

梦黄粱:“一梦中尽见荣枯,觉来时忽然省悟”

吕洞宾大惊,要去官府状告此人。壮士拿起钢刀架在洞宾的脖子上,猛地砍了下去。吕洞宾大叫一声:“有贼杀人也!”醒来才知是一场大梦。见道士还在,一切如旧,问道士自己一觉睡了几时,道士答道是十八年。吕洞宾感到惊奇,不知道士如何知道。忽然想到自己要赶路,忙问婆婆饭熟了没,婆婆说还欠一把火。吕洞宾一梦过后,不禁感慨万千。道士随之点破了梦中玄机,知梦中之人都是道人和婆婆所化,原来此道人就是神仙钟离权,婆婆则是骊山老母。吕洞宾心有所悟,愿随道土出家。钟离权哈哈大笑,赋诗一首:汉朝得道一将军,故来尘世度凡人。十八年来一梦觉,点化唐朝吕洞宾。

此刻,东华帝君领群仙驾到。东华帝君道:“吕洞宾你既省悟了梦中十八年,见了酒色财气,人我是非,贪嗔痴爱风霜雨雪。前世面见分明,今日同归大道。位列仙赐号纯阳子。”后人有云:你不是凡胎浊骨,迷本性人间受苦。正阳子点化超凡,又差下骊山老母。一梦中尽见荣枯,觉来时忽然省悟。则今日证果朝元,拜三清同归紫府。